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下载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“妈妈是孩子我是大人”(图)
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19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17岁的陶星是岳阳县三中高二学生,他善于交际,开朗大方,学习认真。然而,这个阳光男孩的生活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——14岁那年,身患癌症的父亲早逝,留下一个患有羊角风病、只有婴儿般智力的聋哑母亲和两万元的债务,陶星和比自己大3岁的姐姐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任。3年来,姐姐在外打工养家,陶星则一边读书一边照顾母亲,打理她的饮食起居。

  3月16日中午,同学们纷纷去食堂吃饭了,陶星必须赶回家给母亲做午饭。家就在离学校500米远的新墙农技站公房,他一路小跑,两分钟就到了家。房门大开着,母亲不在。陶星问了邻居又跑下楼寻找,在马路对面一户人家找到了她。把母亲安顿在卧室,陶星到厨房做饭,地上有邻居送来的芹菜。一阵锅碗瓢盆的声响过后,一碗芹菜和一个炒蛋上了桌。陶星先喂母亲吃了药再吃饭。

  除安排母亲的一日三餐,陶星还得帮母亲挤牙膏,洗衣服等,甚至洗澡。自从父亲过世后,凡是一个家长该为一个两岁孩子做的,陶星全对母亲做了。“在家里,妈妈是个孩子,我是大人。”

  饭后,母亲上完厕所回来,她尿湿了裤子。陶星又是拿衣服,又是倒水让她清洗。“你已经是个大男孩了,给妈妈洗澡总有不方便吧。”陶星说:“开始有顾虑,但现在习惯了。妈妈生了我养了我,我给她洗澡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  陶星母亲的病是后天得的,经常发病抽搐,陶星担心她晚上睡觉踢被子和发病,一直与她共睡一床。母亲一抽搐,他就会从睡梦中惊醒,起身给她喂药。

  这些对陶星而言都算不了什么,他最担心母亲在发病时摔伤。患病近20年来,陶母常常摔得头破血流,如今已是遍体鳞伤。“还在我小的时候,她发病倒在锅里,把左手煮熟了,只剩一个完好的手指。现在头上、脸上、腿上到处是伤。”

  课堂上,陶星偶尔会走神,他担心母亲的病情。每次回家若没见着母亲,他就急得满世界找。今年2月27日傍晚,下着大雨,同学们都去晚自习了,可陶星不见了妈妈。他坐摩托车到处找,一直到晚上9时,才在离家老远的地方见到倒在水中的母亲。陶星说,只有妈妈在,他才能安心读书。

  因为母亲生病,陶星从小就没有尝过母爱的滋味,加上母亲先天聋哑,陶星叫“妈妈”时她听不见也不会回应。每当看到同学的家长来给他们送伞,或者听别人叫妈妈,他总是羡慕得伤心。“我多么渴望叫她‘妈妈’时她能回应我,但我怎么叫她都听不见。”

  谈话间,坐在对面的陶母突然用手摸了一下陶星的腿。陶星笑着告诉记者,这是妈妈对他亲密的表示。“若没有发病,我觉得跟妈妈呆在一起很幸福。有一次我在厨房炒菜,她突然从后面搂住我的脸笑,我很开心。她一个人坐着发呆了,我也会主动上去抱她,她很开心。虽然她不记得别人,但总记得我,别人给她一个苹果,她会切一半留给我。在别人面前,她还会指着我竖个大拇指,还打手语说我是她生的……”说起这些,陶星感到无比幸福。

  父亲过世时,家里欠下了2万元债,姐弟俩所有的收入只有4320元/年的抚恤金和480元/年的低保金,迫于经济压力,姐姐弃学外出打工了。

  面对拮据的生活,作为一家之主的陶星不得不省吃俭用。胶鞋进水,下雨天穿不得,他想为自己买一双新的,在地摊上,他与老板讲了十几分钟的价,还了两元,用18元买了一双蓝布胶鞋。他说,出钱的时候很心痛,18元够他和妈妈吃一个星期了。

  陶星非常懂事,邻里也总是乐于接济他们。他和母亲的衣服都是乡亲们送的,新墙农技站的公房也是一位刘姓女士让给他们住的。卧室的家具和藕煤,厨房墙上挂的榨菜,地上放的芹菜,都是邻居送来的……用陶星自己的话说:“我走到哪里,哪里就有我的家。”

  有时放学回家,陶星还会在家门口看到一把芹菜或者一样好吃的零食,但他不知道是谁送的。邻里默默的关心,让身处贫寒的陶星深感温暖。他说:“爸爸是孤儿,靠着很多好人的帮助才得以长大,他在的时候经常教育我和姐姐要学会感恩。现在爸爸走了,又有那么多好人来帮我,我真不知道怎么表示感谢。”